巜留份深情到云端》|| 二十一、情深义重

当梁冰抵达台北时,天空飘着小雨。空气潮湿,风被细雨包裹着,有点冷和寒冷。

当梁冰走出机场大厅时,他看到陈英民站在人群中,环顾着大厅。几个月后,这个温柔的男人年纪大了很多,角也微微闪烁。梁冰向陈英民挥手,陈英民轻轻笑了笑,向梁冰打招呼。

当梁冰走过人群到陈英民时,他们只是礼貌地握了握手。陈英民拿着梁冰的行李箱走向不远处停着的车。上车的时候,陈英民说:“谢谢你,阿炳,谢谢你到目前为止见到我的妻子。”

梁冰微笑着说道:“你对陈先生太客气了,愚公是私人的,我老婆病了,我应该看看。我还要感谢你给我机会。”

陈英民叹了口气说:“我的妻子是一个好人,但我没想到她会得到这个邪恶。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满足她所有的愿望。我会给她最好的贵宾室。医院,用最好的。进口毒品,只让她最后的日子,少犯罪,更有尊严,安静和平静。“

梁冰低下头,悲伤地说道:“夫人确实是一位好妻子,也是一位好母亲。只是上帝不会祝福好人,让她受苦。我一直做得很好。这是最好的例子我心中的一个男人。即使这位女士离开,也应该伴随着你的爱和关怀,而不是留下遗憾和遗憾。“

梁冰的肺部话语说,陈英民无法帮助他的眼睛发红。这是一个了解他的女人,也是一个有很多命运的女人。

当他们到达病房时,陈太太刚刚醒来。梁兵看着曾经优雅而有尊严的陈太太。现在,当她受到疾病和悲伤的折磨时,她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陈太太几乎没有笑着说:“一个兵来了,谢谢你来看我。”

梁冰赶紧走了几步,冲到了床上。他抓住陈太太的手轻声说道,“太太。你真好!我很高兴得到你的帮助,你很快就会康复!“p>

陈女士礼貌地伸出手,激起了稀有的头发,然后冷静地对陈英民说道:“你先去医院对面的酒店,帮助阿兵设置好房间,我想在这里和阿兵交谈。 “陈英民微微斩首,转身离开病房。

陈太太暗示,梁冰抬起头稍高,以便她可以躺下来和梁冰交谈。在梁冰按照她的要求乖乖抬起床后,陈太太挥手示意梁冰坐在她旁边。

陈太太用双手轻轻擦了一下梁炳光娇嫩的双手,然后慢慢说道:“阿冰!我没有太多时间。有些话已经在我心中很长一段时间了。现在是时候说了。如果我现在不说,我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说出来了。“

阿冰惊恐地说道:“不可能,你会活到一百岁!”

陈太太微笑着说:“愚蠢的孩子!生与死,财富在天空中。我已经把生死放在一边,我唯一不用担心的是先生离开后,他独自一人,冷酷而清醒,日子一定不能好。

孩子们都很大,像一只鸟一样远离房子,很少在一年中飞回家看。一个人有一个阴影,饥饿和生病的人,甚至不是一个谈话的人,更不用说倒水和发冷的人了。

有一次,我和先生开玩笑说,如果我有一个人先离开这个世界,他必须先离开,这样我才能等到最后,不要让他一个人独自面对一个人的世界。我没想到这是我离开的第一句话。我无法想象在离开后我将如何生活。

我知道你爱先生,爱骨头。虽然你从未透露它,但它并没有困扰我们。但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你爱他并且非常爱。所以在我想到之后,我让先生给你打电话。我离开后要你照顾我。你是否愿意?

血液突然涌入梁冰的脸上,她觉得她的脸颊像火一样热。

她从未想过陈太太会看到她,以便将她的丈夫委托给她。作为一个女人,这种爱有多深,是否愿意将他所爱的男人交给前敌人?作为一个妻子,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,为了明天我的丈夫能够为明天做些什么?

梁冰试图掩盖他心中的汹涌波浪,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,然后用一种平静而无可置疑的语气说:“我非常感谢我的妻子爱我!正如太太所说,我爱陈先生爱情是难以忘怀的。

但这种爱并不是一种简单的男女爱情。这是一个女人对成熟稳定的男人的爱。这是一个对陈先生有一种爱的女孩。它没有欲望,没有占有欲。有些只是钦佩,尊重和爱!

因此,我妻子的建议我无法接受。我现在有一个未婚夫,当我回到大陆时,我们准备结婚了。

此外,妻子的安排,陈先生和他的妻子陈先生之间的深切感情,肯定不会接受。如果你这样做,那只会让他感到尴尬和悲伤。我也希望我的妻子三思而后行。

梁冰的话让陈太太突然说不出话来。她认为梁冰对陈英民的爱是男性的爱。只要她放下身体并完成它们,梁冰就会感激戴德。根据女方的直觉,她知道陈英民也爱梁冰,但他内敛而克制。

她离开后想把两者绑在一起。最好在她还活着的时候澄清她的话。这不仅表明了她的慷慨和宽容,也让陈英敏更加尊重和喜爱。只是她是无数的,不指望梁冰对陈英敏的爱是钦佩,尊重和爱。

她忍不住看着梁冰的眼睛,女孩有多好,但遗憾的是命运不好,没有好人。我希望梁冰目前的未婚夫是她真正的孩子。愿他所有的痛苦都能结束。

漂亮的玉手镯,轻轻地把它放在梁冰的左手腕上,然后说:“阿冰,请原谅我的突然。这是我妈妈的传家宝,你会结婚,对我来说是礼物。我真的很想看到你作为新娘,一定是美丽的.“当谈到这一点时,陈太太的声音逐渐消失,梁冰赶紧按下墙上的紧急呼叫按钮.

(待续)